• 打印
  • 收藏
  • 加入書簽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日本私立小學:不怕輸在起跑線

最近通過一次機會,在全東京入學難度第二名的私立小學做了一次臨時教師。臨時教師是志愿者性質的,沒有報酬,但作為外部人士能夠一窺小學教育現場的機會難能可貴,更何況是門檻極高的私立名校。

這所學校是名牌私立大學的附屬學校,實行小、初、高、大學一貫制教育,除了少數學生高三時會選擇報考其他大學,約95%的學生都會通過校內推薦的渠道順利進入同一所大學。每個年級招收三個班,每班36個孩子,一年只有108個名額,創校至今從未變過;在“東京都小學錄取倍率排行榜”上,連年位列前三;每年報考者均超過一千名,錄取率約為1∶10。

誰的孩子上私立小學?

在日本,大學是國立的好,小學是私立的好,這是一項基本共識;好的私立小學門檻比頂尖大學還高,也是一項共識。在少子化背景下,上大學越來越容易了,但報考私立小學的人數卻逐年漸長。

日本沒有“學區房”一說。如果送孩子去公立小學,可以按住址所在的區域就近入學,一般在步行20分鐘范圍以內,有幾所小學自由選擇。只要在區政府登錄的住址滿足就近條件即可,無需擁有房子的產權。

為了孩子就近入學而搬家的日本家庭并非沒有,不動產中介也會用“優質教育資源集中”當作宣傳點。“為了孩子上小學搬家到文京區”(文京區不僅有東京大學,還有國立筑波大學附屬小學、公立小學“3S1K”——誠之小學、千馱木小學、昭和小學、洼町小學等名校)的例子時有耳聞,但總體來說公立學校的水平相差不大,上好一點的公立學校,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

日本家長是“上過當”的——從上世紀90年代至20世紀初,日本對基礎教育進行改革,從“填鴨”轉向放任自由,課時減少、課本內容縮編,結果培養出的“寬松一代”學習能力普遍低下,成了社會問題。

但國家的教育方針,不會影響到私立學校和培訓機構。私立學校自主制定教學方案,水平遠遠高于公立學校,也不會隨著國家教育大綱的改訂變來變去。以升學考試培訓為主的私塾,樂于嘲笑水平低下的教育部大綱:“小學五年級數學課本上,圓周率大概等于3”,這是一家著名私塾“日能研”的廣告。言外之意——你的孩子在公立學校接受這樣的教育,真的沒關系嗎?

在東京,報考人數與合格人數倍率最高的幾所小學,無一例外都是歷史悠久的“一貫制”私立校。

家長們的想法不難揣測:與其從孩子小學四五年級開始每天送去私塾補習,花費大量時間精力,交著高昂的補習費用,寄希望于在選拔考試中過關斬將,不如直接把孩子送進私立小學,周圍同學都以一流中學為目標,心里踏實得多。如果進入一貫制私立小學,就等于躲過了小升初、初升高,甚至高考,不僅不必純粹為了應付考試把時間花在補習班里,生活方式也會完全不同。

那么,是誰的孩子在上私立小學?

主流是日本語境下的“中層家庭”。與中國大城市的小康家庭家長一樣,他們關心孩子的教育,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但不同的是他們不像中國家長那么熱心送孩子去歐美留學——是否留學,等孩子上了大學自己決定。其中約有一半家庭的母親是家庭主婦;另一半夫妻雙方都工作。

日本私立小學的學費,平均在一年100萬至120萬日元之間(6萬至8萬人民幣)。這個價格不一定比北京、上海的私立國際學校高,但放在日本的語境下,稱得上極其昂貴。

日本的公立小學是完全免費的,國立大學附屬的國立小學也無需學費,只要交一些實踐課、春游秋游的費用,每年僅需10萬至20萬日元(6千至1.2萬人民幣)。而私立小學僅學費一項就已經跟私立大學一年的學費相當,是國立大學的兩倍。這還沒算午餐、制服、拓展活動的費用;到了五六年級,學校通常會組織暑期英語國家短期游學,又是一筆花銷。此外,私立小學每年向學生家長要求的“寄付金”(即贊助費),雖然名義上是“自愿捐助”,但“任意”捐助的金額都會清清楚楚地標出來。

文部省公布的調查數據顯示,讀私立小學的費用是公立小學的4.7倍,而私立初中、高中的花費分別是公立初中、高中的2.8和2.3倍——上私立小學不僅遠比公立小學貴,還超過了私立中學和私立大學。送孩子上私立小學的家庭中,超過40%家庭年收入在1200萬日元以上。2015年的數據顯示,日本全國共有650萬小學生,其中在私立學校就讀的僅有7.7萬名——也就是說,這些孩子是少數的優質教育資源享有者,百分之一的精英。

贏在起跑線,所以不怕輸在起跑線。

而進入一堂英語課實際觀察,這所有名私立小學的孩子們卻沒有給我留下“贏在起跑線上”的印象。

我的參照系是北京上海的孩子。中國大城市的小學從一年級開設英語課,而這里的英語教育從五年級才開始。五年級的學生,大多數還不能用流暢的英語進行最簡單的交流,發音也稱不上標淮;有的孩子甚至還不能熟練分辨26個英文字母:a和g、b和d經常被搞混。英語教室里沒有桌椅,孩子們直接坐在地板上;孩子們沒有課本,一個英文短劇的劇本,是老師自己印刷的材料。我和他們分角色朗讀劇本中的臺詞,他們教我唱英文版的校歌——歌詞是英語老師翻譯的——我的記性不佳,但孩子們非常耐心。

他們的英語老師——一個英語水平接近母語的日本老師和一個英國外教對我說:“我們并不急于讓孩子們記住什么,而是讓他們獲得跨文化交流的體驗。原來世界這么大,用英語可以和各種各樣的人交流,他們就會發現自己的語言能力太有限,明白為什么要學習另一門語言。而單詞、發音,這些語言本身的東西,什么時候學都不晚。”

午餐由學校統一提供,那一天的搭配是胡蘿卜肉沫炒飯、菠菜粉絲、蔬菜沙拉、一瓣西柚和一盒牛奶。孩子們各司其職,有人負責擺好碗盤,有人負責分飯,每個人都要參與飯后的收拾打掃。剩飯是不允許倒掉的,要和別的小朋友商量,能不能幫忙吃掉一些。

和我熟悉的中國大學食堂不銹鋼餐盤不同,他們用來盛飯、蔬菜、沙拉、水果的碗大大小小,為清洗碗碟增加了難度,但學校是故意為之。小朋友手把手教給我,怎樣把大小不一的碗分別歸位;怎樣把喝完的牛奶包裝紙盒壓扁、展開,十個紙盒為一組,排列整齊。

學校開設了“家庭課”,教孩子們用平底鍋做煎餅,用蒸汽熨斗熨衣服。體育興趣小組辦得非常認真,乒乓球小組、足球小組都會與其他小學定期舉辦交流賽。我問一個五年級的女孩,每天怎么來上學?她說自己坐地鐵,加上走到車站的一段路,單程要花近一個小時。

正因為躲開了應試,反而回歸了教育的本質。幾年之后,他們的學習成績不會比從“考試地獄”里掙扎過來的孩子差。在能講流暢的英語之前,他們已經擁有了結實的身體、照顧自己的能力、與人交流的能力,而從應試教育里一路走過來的孩子,往往還要在走入社會后再回頭“補課”。所以我也理解為什么日本父母熱衷于送孩子上一貫制私立小學了,因為已經贏在起跑線上,才不會擔心害怕會“輸在起跑線上”了。

暢銷排行榜
目錄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m-sc").click(function () { if (islogin == "0") { document.location.href = "/userrelative/login.aspx?backurl=" + document.location.href; } AddFavoriteData(titleid); });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
在線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常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