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書簽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兒科醫生荒”為何久治難愈?

近年來。全國多地多家醫院出現由于兒科醫生資源緊缺。兒科不得不停診的情況。兒科醫生人才流失。已經從特殊現象變成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

兒科醫生缺口大

“有一次值夜班,半夜三點,一個父親抱著發燒的孩子來到醫院,拍著桌子吼我,‘限你在半個小時以內把燒退下去,退不下去,你就是個庸醫!’我給他解釋病情,家長完全聽不進去,‘我聽不懂,反正你得在半個小時內給我把燒退下去。’我真的很怕他一下打到我身上了。類似情況,我在臨床上遇到過不止一次。”曾經在成都市第二人民醫院兒科工作的范珍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兒科醫生難在什么地方?第一是收入,第二是壓力。”范珍說道,“那段時間我很迷茫,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感覺自己像個機器,在流水線作業。發燒、拉肚子,兒科多發病的處理方法大同小異。自己學習了這么多年的專業知識,經歷本科、研究生、規培,拿了各種證,難道一輩子就只能做一臺機器嗎?”

工作了兩年的范珍,成為一名母親。是做一名好媽媽,還是堅持在醫院崗位上?范珍陷入兩難。

公立醫院夜班臨床醫生緊缺。范珍在公立醫院期間。每天的工作就是值夜班、查病房、坐門診看病。醫院兒科的工作量非常大,范珍每四天就要值一個大夜班,整個通宵不能睡覺,住院總醫師每周只有一天假期。適逢一家私立診所向范珍拋出了橄欖枝,崗位與所學專業契合,不需要上夜班,可以兼顧工作與家庭,范珍于是決定離開。

范珍只是近年來我國公立醫院兒科醫生流失現狀的一個縮影。工作量大、待遇不高、壓力大、醫患關系緊張,已經成了兒科醫生的代名詞。

壓力和風險之下,不少兒科醫生選擇離開。“除了從公立醫院轉到私立醫院工作的,還有的兒科醫生轉行做起藥品銷售,賣起了奶粉,甚至轉到了醫院后勤。我就看到多個已經到了副主任醫師級別的醫生最終選擇到醫院后勤工作。因為她就覺得已經在臨床上工作多年,不愿再承擔兒科醫生的壓力和風險,只希望安安靜靜地退休。”范珍說道。

2016年5月。原國家衛計委等六部門制定了《關于加強兒童醫療衛生服務改革與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到2020年,建立健全功能明確、布局合理、規模適當、富有效率的兒童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加強兒科醫務人員隊伍建設,每千名兒童兒科執業(助理)醫師數達到0.69名。

最新數據顯示。我國每千名兒童兒科執業(助理)醫師數已經超過上述目標。據國家兒童醫學中心發布的數據,截至2018年,我國擁有兒科醫師23萬人,每千名兒童兒科執業(助理)醫師數為0.92人。

根據國家兒童醫學中心主任、北京兒童醫院院長倪鑫此前介紹,美國每千名兒科執業(助理)醫師1.5人,相比之下,我國兒科醫生數量缺口仍然巨大。

后繼乏人

“一個兒科醫生治療一個病人,往往能夠影響他的一生,這種成就感是沒有任何職業能給予的。”接受記者采訪時,北大第一醫院兒科主任姜玉武說起自己選擇兒科專業的初衷,仍然言語真摯。

姜玉武介紹,在早期,我國醫學生更愿意選擇普外科、兒科這類大科目。而很少有人愿意到放射科、皮膚科之類的小科學習。不過,現在的情況與過去不同。如今收入相對較多、工作輕松、很少面臨患者死亡情況的小科成了熱門,兒科、急診科這些專業成了沒有人報名的專業。

1998年7月,教育部頒布《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目錄》,兒科醫學等專業被以“專業劃分過細,專業范圍過窄”為由列入調整范圍。為拓寬專業面,從1999年起,全國大多數醫學院校停止兒科專業招生,從此,本科層次兒科醫生來源被切斷,醫學生到研究生階段才細分兒科專業。

小張是國內一所知名醫科大學研究生一年級的學生。研究方向為兒童血液病,這是她報考研究生的第二志愿,她的第一志愿是腫瘤科。說到愿意選擇兒科專業的原因,小張坦言,目前我國兒科醫生缺口較大,兒科專業畢業后就業選擇更多,更有機會進入大醫院工作。“也會考慮到以后工作會比較忙、會遇到委屈、醫患沖突,聽說了身邊老師的經歷,自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即便如此。小張的本科同學還是更多地選擇心內科、骨科、眼科等專業繼續深造,很少有人愿意選擇兒科。“大家都知道如今兒科醫生工作壓力大,我們也要為自己的前景考慮,肯定更多人愿意選擇社會地位高、收入多的專業。”

與小張類似。她身邊主動選擇兒科的同學,除了出于對專業的熱愛,主要是考慮到兒科醫生缺口大、好就業。但實際情況是,多數的兒科專業學生是在報考研究生時,從其他專業調劑到兒科的。兒科專業相對容易被錄取。

不過,姜玉武同時指出,兒科是一個門檻較高的專業,因此,我們呼吁國家進一步重視兒科醫生培訓,合理提高醫生待遇水平,給予醫生足夠的社會地位,吸引更多人才選擇兒科專業,一起更好地為兒童健康保駕護航。

(摘自《中國經營報》晏國文、閻俏如)

暢銷排行榜
";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print-close").hide(); $(".Print").hide();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rint-div").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 + printData + 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m-sc").click(function () { if (islogin == "0") { document.location.href = "/userrelative/login.aspx?backurl=" + document.location.href; } AddFavoriteData(titleid); }); $(".surplus").click(function () { LoadMoreContent(titleid); }); $(".login-Print").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In("fast"); $("#printContent").html($(".textWrap").html()); $("html").addClass("hidden"); }); $(".print-close").click(function () { $(".fade,#print-div").fadeOut("fast"); $("html").removeClass("hidden"); }); return false; }
monitor
在線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常見問題